分享專區>和英之友專刊


 

 

 

  
 心靈分享
 離家不遠
 愛與歲月的競走
 家有癡呆老人

 資訊分享
 如何與老年父母相處
 艾立克森心理社會發展論
 -老年期
 照顧者的準備與規劃
 尋找老人安養護機構
 老人福利法

 相關書籍
 相關影片
 相關機構
 相關網站

 

離家不遠

 

 

 

 

 

 

 

 

 

廖韻芳 (衛理女中國文老師)

  高一負笈他鄉,此後,台中、台北、華盛頓、紐約州,家,越來越遠。我如候鳥,逐月、逐季、逐年歸返。每一回,爸媽都問相同話語:「什麼時候再回來?」回來,成了最殷切的叮嚀。

  出嫁十幾年,僅有一次回家過年,車抵家門,爸早就站在陽台上張望,轉身對屋內大聲呼喊:「韻芳回來囉!」洋溢而出的喜悅,暖著我的心頭。只是,對女人而言,家永遠是兩處模糊地帶,回家,永遠是難有著落的夢想。

  夜半驚醒,湧上的常是來不及奔喪的恐懼。阿嬤高齡九十三,臨死前,她已退化至認不得我;媽媽因糖尿病失明,每天打胰島素,吞二十幾顆藥,我害怕夜裡的電話,我深知:至親,隨時可能離去。每週打一通電話,三天寫一封信,儘揀神奇事物談笑;接獲爸的來信,卻忍不住淚如泉湧,終至放聲痛哭。

  阿嬤過世,是在我回國以後,中午接獲電話,爸爸的口氣十分平靜:「阿嬤走了,我餵她喝過牛奶,扶她躺下,再回頭,她已經走了。」車子奔馳在高速公路,我的心不慌不亂,反倒有些暖意。想像中拖著女兒、萬里奔喪的畫面不曾出現,我恍然明白:台北離家不遠。離家不 遠,就是幸福。

  爸爸的離去,卻是讓我措手不及。

  我每個月回去一趟。回家的日子,多半是做幾樣自認神奇的菜,堆到爸媽碗裡;買幾件體面的衣服,讓他們掛在衣櫥。爸爸問我:「你猜猜看,我晚年的願望是什麼?」我屢猜不中,答案是:「讓自己圍棋段數更高。」我疏忽了,每天都有老友來陪爸爸下棋—我的小學老師、崙背老醫生、民眾服務站主任、還有十來歲的孩童。在這塊土地自在過活,就是爸爸最大的快樂。難怪我們想陪他出國觀光,他笑一笑:「我在電視上都看過,不必長途跋涉。」多邀幾次,他乾脆表明:「離開 家,我就睡不著。」爸爸出門的興致越來越低,甚至連請他到嘉義吃早餐,他都說:「改天吧!出一趟門,就覺得累。」

  我聽不出警訊,仍傻傻想望:有一天,他會答應我一起到夏威夷曬太陽、喝咖啡。直到爸爸騎腳踏車出門,頭暈得幾乎軟倒在門口,我們 才發現:他的胃悶、腹痛不是慢性胃 炎或潰瘍,癌細胞早已在他的大腸肆虐多年。

  姊姊輪白天,哥嫂輪夜晚,爸爸住進省立醫院四天,哥才通知我:「爸爸要開刀,惡性的成分很高,爸說:『台北遠』,你等週六再回來。」

  台北遠嗎?考上大學時,爸爸託他的棋友開小貨車,花一天親自陪 我註冊;出國時,他送到機場,我入登機門後,他指著飛機告訴姊:「 我們來看看,能再看到韻芳嗎?」結婚當天,他清晨五點出門,陪我北 上,喜宴後,又趕在深夜返家。

  台北一點兒也不遠。是塵俗瑣事讓遊子的心靈逐漸走遠,忘記去傾聽「不要牽掛我」背後的聲音。「不要牽掛我,我很快會健康回來。」

  爸爸說:「我這一生沒有遺憾,也沒有罣礙。如果問我:一生最大的成就是什麼?我要說:是和妳媽媽一起建立這個家。」我緊握爸爸的手,心想:這座堡壘該換我們來撐持。

  手術順利,爸爸在一星期後出院。一個半月後,發現癌細胞蔓延至肝,爸爸重回長庚,這次離家,足足三十五天。三組人馬輪流照護,日間,陪爸爸看窗前鳥雀啁啾;夜裡,陪爸爸看窗外燈火點點,從小至 大,這是首次須臾不離。共同話題不多,仔細想來,爸一向不是多話的 人。他不曾天寒叫我們添衣、肚餓叫我們加食,也不曾對我們嘮叨他的 期望。只是,在我為大學聯考失利而放聲痛哭時,他會拍拍我:「傻孩子!妳一生的幸福,又不是只決定在這次考試。」我回家坐月子時,天 天吃麻油雞、腰仔,他會瞞著阿嬤,偷偷削一個水梨給我;我返鄉任教 的四年,他疼惜我中午騎車往返辛苦,總是用摩 托車接送我。我為他 梳頭,笑著說:「我記得以前為你拔白髮,一根一毛錢。」姊姊接口:「聞一次腳丫,說好香,也有一毛錢。」

  爸爸眼中霧氣深沈,在選擇回小鎮當律師時,他早已看淡物質名利;在為生命奮力掙扎時,他最不捨得還是家。 高燒過後,他正式把心願託付給我。「我不要在醫院走,我要回家。」我許下承諾:「我知道。」賀伯颱風前夕,爸爸在醫師允諾下,意識清楚返家。風雨之中, 他時時望著窗外—這處他用一生守護的家園。四天後,他在自己的床上過世,姿勢就像睡著一樣安詳。陷入昏迷前,他叮嚀我的最後一句話是:「下禮拜再回來。」

  今年清明,我和哥姊一起上墳。在新厝整理香燭蔬果,備幾道爸爸生前愛吃的食物。女兒問我:「媽,我們為什麼要在西螺買房子?」我望向堆著雜物的客廳,尋繹當年想法:「我曾經有一個夢,想在退休以後,回來和阿公一起住。」

  想著夢已遠颺,淚,瞬間湧上。我攬一攬女兒:「走吧!我們去看阿公。」

 

愛與歲月的競走

 

 

 

 

 

 

 

 

 

 

 

林君黛 (彰化女中學生)

  一放暑假,我就飛奔回鄉,為的是帶獨居的阿嬤去看病—最近她一直被難以啟齒的尿失禁所苦,原本行動俐落又不服老的她,如今卻被老化的軀殼牢牢鎖住,連大門也不出一步,水也不敢多喝一口。

  誰知道,阿嬤一聽要看醫生就直搖頭,任我說破了嘴就是不肯,「阮不想給查甫醫生看透透啦!」她皺褶的臉上浮現年輕的羞澀,我只好勞動遠在日本開會的爸媽對阿嬤又勸又哄,如此一來往的雙面夾攻,阿嬤終於點頭了。

  從家到醫院只要五分鐘的腳程,我們卻走了半小時。每走幾步,阿嬤就喊腳酸,我們就得找地方歇。午後毒辣的太陽,烤得福態的阿嬤渾身水涔涔像只將溶未溶的泥娃娃,一條毛巾濕了又乾、乾了又濕。「阮嘪去好否?」疲憊的臉寫滿哀求令人不忍,「阿嬤,看完阮去買水衫喔!」她蒼白的臉迅即蒙上光燦的釉彩,這才由著我順利的帶到醫院。

  我們掛的醫生是紅牌,有求而來的病患蜿蜒成一條淤塞的河流,在枯等一小時後,終於輪到我們,我拉著她急急衝進診間,這些日子的疑慮和焦灼就要得到解答了。沒想到權威名醫頭也不抬的截斷我的敘述,「好,去領藥。」還有一長串問號兀自在舌上推擠,迫使我不屈不撓:「醫生,不用檢查一下嗎?」「檢查什麼?人老了機能退化就會尿失禁。不要浪費時間好不好?」字字句句敲得我天旋地轉,人老了就活該百病纏身只配得到四十秒的粗糙醫療?人老了就該認命的縮在象牙塔靜待雕朽?這些忿恨和不平糾成一個死結,愈想解開,愈是痛得我淚眼婆娑。回家的路在迷濛中彷彿越走越長,耳邊只聽得阿嬤焦急輕喚:乖孫啊……

  紛亂的思緒在黑夜裡像蚊子似的包圍叮咬著我,阿嬤諒解的伸出了手,而我便不加思索的鑽進她鬆軟溫熱的肩胛,悠悠忽忽又回到了十年前以阿嬤豐沛的愛為天地的黃毛丫頭。但,一切再也回不去了。十年,讓阿嬤還原為需索愛的孩子,卻也將我蛻變成有能力付出愛的小女人。啊!這不就是一場愛與歲月的競走嗎?我們無能左右歲月挪移的速度,但真愛卻能夠凌越於歲月之上,使生命停格在幸福的微笑中……。趕明兒,我得先幫不識字的阿嬤把不同時間吃的藥分配好,再替她整理一本圖文並茂的親友電話簿……。

  (輯錄自行政院衛生署編印「愛與礙」,1999年國際老人年「關懷老人」徵文佳作選)

家有痴呆老人

 

 

 

 

 

 

 

 

 

 

顧玉燕 (嘉義市)

  婆婆今年八十二歲,領有「中度老人癡呆症」殘障手冊。身為失能又失智老人的家屬。其中痛苦無奈的心情,真是不知從何說起。

  其實一開始,我們並不清楚婆婆為什麼同一件事情總是現在問了,轉個身又問,今天問了,明天又問,反反覆覆同一個問題問了上百次。大家都只當她是年紀大了,記憶力較差。身為媳婦,我當然不敢也不能當面頂撞,可是心裡難免嘀咕—怎麼這樣煩人囉嗦。直到有一天,她到住家巷口的美髮院洗完頭,卻找不到回家的路,被人送回,我們才驚覺不對勁。

  在這以後,婆婆就每況愈下。先是上廁所無法自理,總是弄得自己和地板牆壁到處是屎尿,接下來根本就失禁了。怕她悶熱不舒服,所以只有外出及睡覺時才幫她包尿片。其他時候,必須每隔一段時間,就帶她上廁所。不過還是常有來不及上,就尿出來的情況,這時候就得費一番功夫清理了。還有很傷腦筋的是,婆婆變得很愛洗澡,不管白天或深夜,一而再,再而三地要求洗澡,如何勸阻皆無效。醫生教我們一個方法—第一次洗完澡時,讓她簽名,表示今天已洗過,不用再洗了。可是她根本不認帳,只好隨她。所以一天洗個五、六次是家常便飯。麻煩的是她已經沒有自己洗澡的能力,必須有人在旁協助,所以是件很折騰人的事。更慘的是,每天半夜十二點,她一定準時起床,說是天亮了,叫外子起來上班,叫小孩起來上學。另外因老人癡呆症引起的各種異常行為,譬如嗜吃、亂吃、打人、妄想、偶爾的六親不認……,都使照料的工作更加吃力。所幸家人都能了解她生病了,不是故意要折磨大家。

  不可諱言,家裡有一個需要時時刻刻看護著的老人,長期下來,一定會讓人心力交瘁。所以我們曾經將婆婆送至住家附近的一家安養院。可是沒多久,院方就要我們帶回。因為一個會走會吵會鬧的老人痴呆患者,他們也無能為力。想請個菲庸,又因公寓的小房子,實在沒有多出來的房間而作罷。

  我想,社會上一定有許多情況與我們類似的家庭—家無恆產的小康之家,有個失能失智的父母需要照料。沒有能力買一個大房子,請人居家看護。送安養院,一個月二、三萬的費用(聽說北部更貴),除非有兄弟一起分攤,否則一定吃不消。還要面對某些沒有身歷其境的親朋好友給你冠上「不孝」之名。最後還得看安養院收不收,因為一般業者只愛收癱在床上不能行動的患者,如果會走會動,那頭腦就必須是清醒的。

  因為婆婆的病,我才了解到「老人安養」是多麼嚴重的社會問題。只希望政府各相關部門,能及早做好規劃措施,讓有需要的家庭得到協助,讓每個老人,在他有生之年,都能得到較妥善的照顧。

  (輯錄自行政院衛生署編印「響在掌聲之外」,1999年國際老人年 「關懷老人」徵文佳作選)

如何與年老父母相處

 

 

 

 

 

 

 

 

張淑英 (政戰學校副教授)

  增進親情
了解父母的生長年代及成長背景,有助於增加我們對父母親的了解; 如果我們可以試著透過父母的眼光看事情,就會拉近我們的距離, 可以了解他們的感受,更疼惜父母親。

如果父母可以執筆,鼓勵他們寫下自己的一生,可以作為休閒回顧,也可以作為傳家寶,或由小輩輪流採訪代筆書寫,也會是很有 趣的家庭活動,可以增進親情連結。

關心父母的生活作息,三不五時電話拿起來問安、問暖、問飽,哪怕是短短五分鐘也好。

給父母一個擁抱,就像幼時的我們,猜猜看他們會有多驚喜,猜猜看一個擁抱帶給父母多少溫暖。

當我們太忙碌,沒時間陪父母說說話時,記得留個字條把關心讓他們知道。

當我們專注於自己喜歡做的事情時,想一想,父母喜歡做的事是什麼呢?

安排好自己的生活,照顧好自己的身體,是減輕父母掛心的最重要方法,畢竟不論我們長得多大,終究是父母心中永遠的孩子。

每一、二週至少與父母親餐敘一次,有空時幫他們搥背或是帶他們去泡泡溫泉、散散步……

鼓勵孫輩子女與老人家共處,增加祖孫感情及老人含飴弄孫之樂。

要父母幫忙照顧孫兒,必須老人心甘情願,身子骨也禁得起折騰,否則寧可請人帶,免得不歡而散又傷了父母的健康。

  鼓勵社會參與
鼓勵父母參與社區活動,擴大生活圈,認識新朋友,或從事志願服務工作及公益活動。

鼓勵健康的父母找事做,只要讓老人別悶的慌就好,養寵物、養花、畫畫、上學、旅行、圓兒時的夢、參加宗教活動……愛做什麼隨他高興就好。

  未來死亡課題的面對
如果父母與您討論到死亡的問題,不要感到害怕而逃避此一話題,死亡是每一個人都必須面對的最後課題,重要的是關心了解父母提 到死亡的緣由,是出於沮喪心理、有痛苦或是開朗健康的準備心態,再做適當的因應。

現代人體察世事無常,鼓勵大家平常便預立遺囑,如果父母及早立了遺囑,也是好事一件,可以知道父母身後安排的意向,以便必要 時配合遵從。

  促進健康
關心父母的健康,鼓勵他們配合體能和興趣,從事適當的運動,不時的讚美他們的善於保養、擁有健康和年輕的心態。

若關心父母未來的健康照顧問題,可以考慮選擇為父母投保疾病險。

  關心經濟狀況
視父母的經濟狀況,適當表示自己的心意,父母若有生活上的困難,孝敬父母時更要注意到父母的尊嚴。

  結語  
  與老年父母相處,最重要的原則,就是花點時間把我們對父母的心意、關懷表達出來,幫助年老的父母減緩體能的衰退,維持健康、常態 的家庭生活及社會的接觸,使他們的晚年有圓滿的依歸。

  (輯錄自《向陽老年-父母照顧與老年準備》迎接老人潮成人篇,行政院社會福利推動 委員會長期照戶專案小組發行 1992/9)

《艾立克森心理社會發展論》─老年期

 

周逸芬 (和英文化總編輯)

  艾立克森(Erikson, E.)是「心理社會發展論」的創始人。他將人的一生分為八個發展時期。以老年期為例:

  老年期調適順利者:圓滿無憾,樂天知命,隨心所欲。

  老年期調適有障礙者:悲觀絕望,悔恨舊事,徒呼負負。

  老年期重要關係人:氣味相投者。

  老年期是人生最後一個階段,也是最需要自我調適的一段歷程。包括不再擁有健康的身體與社交優勢,以及因退休而失去工作與收入等等。尤其,隨著時間流逝,他們還會逐漸失去親密的伴侶、親戚,與朋 友……。

  面對死亡的陰影,許多老年人開始回顧一生。有些人因此陷溺於深沉的失望與悲傷。有些人以接納的態度,認同已逝歲月的價值與無可取代的必要性,譬如坦然承認:「是的,我曾經犯了錯,但是以當時的情境而言,這個錯誤是不可避免的,我願意接納這些錯誤,就像接納生命 中一些美好事物一樣。」

  銀髮生涯的自我調適並非外顯易見,它是老年人內心世界的一種掙扎,往往需要真正的智慧才能解放自我心中的枷鎖,獲得清明圓滿的內 心成長。

  艾立克森「心理社會發展論」(Psychosocial Theory of Development)的貢獻,可與佛洛伊德和皮亞傑媲美,影響力廣及心理學、社會學、教育學等領域。他強調,人的一生如果分為八個發展時期,在成長過程中,任一時期的發展,均與往後各時期息息相關。人格發展不順利者,如果未能及時化解心靈深處的障礙,不僅其心理危機將持續存在,甚至會相繼累積,導致行為異常。

  銀髮生涯的自我調適,可說是老年人內心世界的一種掙扎,需要真正的智慧才能解放心中的枷鎖,獲得清明圓滿的內心成長。

 

 

照顧者的準備與規劃

 

 

 

 

 

 

 

 

 

 

湯麗玉 (陽明大學護理系講師)

  幼兒的照顧是可計劃和事先準備的,但是照顧父母的責任通常是突 如其來、預期之外的,例如車禍受傷、突然中風、罹患癌症等。即使面 對年邁的父母,雖知其退化失能的機會隨時來臨,也鮮少有人事先準備好自己。預先的規劃與準備可減少挫折及艱苦。

  了解疾病及照顧知識

  醫院、衛生所、媒體及相關協會、基金會等經常辦理講座、照顧訓練班,可由報章雜誌或網路找到資料。此外,坊間出版了許多疾病及照顧相關書籍可供參考,網路上資訊很豐富,但需要審慎過濾。

  參加家屬或照顧者支持團體

  這一類團體是由相同經驗者組成,在其中我們可抒發情緒、表達困擾、學習他人經驗、分享新的資訊、結交朋友、獲得了解及支持。這一類團體對照顧者調適照顧壓力有很大的幫助,可多多運用。

  了解相關社會福利

  身心障礙福利、老人福利、照顧者福利、重大傷病卡等都是可能使用到的社會福利,請洽詢醫院社工人員、社福單位、照顧者協會、病友協會等。

  洽詢相關社會資源及照顧資源

  如家庭照顧者協會、老人福利協會、各疾病協會如失智症協會等, 日間照顧中心、喘息服務、居家服務、居家護理、護理之家、養護機 構、長期照護示範中心等,不同的單位可提供您不同的服務。

  了解自己承擔的意願

  照顧父母不僅是責任而已,更重要的是積極的意願和承諾。勉強承擔的照顧工作,將造成雙方沉重情緒壓力和負擔,甚而導致虐待事件。衡量自己和父母的關係、自己的身心狀態、自己的個性、家庭狀態(配偶、子女的意見)、經濟能力、手足的支援、可能的資源與替代方案等 等,再決定我要承擔多少。

  鍛鍊體力

  照顧工作需要相當的體力,平日就要有規律的運動、均衡的飲食、足夠的睡眠,有足夠的體力才能勝任照顧工作。

  尋找支持來源及情緒抒發管道

  照顧工作不但耗損體力,同時也耗損心力。照顧的歷程中需要有人給自己打氣鼓勵、需要有人可以傾吐心中壓抑的情緒,倒出心中的垃圾,再裝入新的能量和信心,有足夠的心靈能量才能有圓滿的照顧歷 程。配偶、親人、朋友、教友、支持團體和夥伴、諮商人員等,都是可 以考慮的,只要是可信賴、能接納你、願意傾聽你的人。

  設定合理的照顧目標及自我期待

  認清自己的能力限度及個性,不為了「孝子孝女孝媳」的美名而逼迫自己,認清自己是不可能讓每一個人都高興滿意的,認清自己不是完 美的。失智症再醫療研究未有新進展前,其功能將逐步退化,若將照顧目標設定為父母功能進步,恐怕會造成自己及父母挫折及壓力。合理的目標與期待可有效減輕壓力。

  安排喘息時間

  「休息是為了走更長遠的路」,喘息對照顧者是絕對必要的。喘息的時間讓照顧者可以紓解壓力、獲得新的能量,照顧父母時更有耐心、更圓熟。沒有喘息的照顧品質較易低落。

  與親人協商照顧責任的分擔

  「絕對的公平恐怕是不存在的!」「一樣米養百樣人」,有些人就是鐵石心腸。恐怕很 難要求每一位兄弟姊妹和我一樣投入照顧。但是,清楚地表達照顧需求、自己的限度、需要的支援等是非常重要的。照顧 者不表達需求,其他家人也不清楚如何協助,若期盼別人主動來探詢和 幫忙,那不知等到何年何日,照顧者有責任主動表達需求和困難。

  了解父母的期待

  在父母意識清醒時,了解其對未來安排的期待,如自己住或和誰住、聘看護或去安養中心、後事安排等等,這任務是不容易的。可從日 常生活的表達得知,也可尋找適當機會,如朋友過逝,在良好的氣氛下相互了解。

  了解照顧者的權利

  照顧者是「人」,當然有做為一個人的基本權利。但許多時候犧牲奉獻的照顧者忘了自己的需求,讓照顧工作佔了生活的大部分,即使有需求也覺得應以照顧父母為重,不應找理由不照顧。長期下來,累積的疲憊造成照顧者身心崩潰。因此,為了走長遠的路,以及有良好的照顧 品質,照顧者必須謹記照顧者的權利。

  (輯錄自《向陽老年—父母照顧與老年準備》迎接老人潮成人篇,行政院社會福利推動 委員會長期照戶專案小組發行 1992/9)

 

尋找老人安養護機構

 

 

 

 

 

 

 

 

 

 

  保障老人就養權益,進住老人安養護機構前,應先了解該機構是否為合法立案之安養護機構,並詳細詢問收托辦法及相關事項,以保障老人及家屬之權益。

  如有老人需選擇進入機構安置,可以依照下列五項步驟,選擇適當的老人安養護機構:

  家庭會議

  邀集老人及家中成員共同討論,須尊重老人本身的意願及考量其需求,參考、善用政府或民間社會福利機構、團體有關老人福利服務之資訊,儘可能選擇老人心目中理想的照護模式。

  蒐集資料

  可向政府單位:社會局、衛生局洽詢相關資訊或索取已立案機構名冊,或向老人福利服務團體、長期照護專業協會等相關團體詢問。

  初步篩選

  當您初步蒐集好資料後,與老人討論理想中機構必須具備的要件,再依據這些必要條件來篩選機構,比如:老人意願、機構地點、費用等。

  電話訪談

  在您已大概篩選出一些您認為可能比較「理想」的機構後,就可以打電話再深入了解一下,作第二次的篩選工作,這時候您應該作的事有:
‧約時間:跟機構約個時間參觀機構。
‧問清楚:只要您想得到會有疑問的地方,一定都要問清楚。

  機構訪視

  親自參觀是選擇機構最重要的工作,要是情況允許,最好邀老人一 起參觀機構,因為您可以有機會觀察到機構老人的生活品質,巡視機構 內的設施設備,並與機構的老人或其他的訪視者(老人的家人)討論他們對這個機構的想法感受。對於機構訪視的內容及觀 察重點包括:

  1.機構是否合法立案
  ‧請負責人出示「立案證書」。
  ‧查看立案證書:

  所登記的地址、門牌號碼及樓層是否與您訪視的機構一致,因為坊間常出現老人安養護機構合法立案後,又用同一立案證書另外成立一安 養護機構,所以,若發現與立案證書上地址不符之機構即是未立案機 構,請立即向社會局第四科檢舉。

  所登記的核准床數與現場機構床位數是否相同,例如立案證書上的核准床位數為25床,但現場卻是40床,那就是「超收」的現象,如此將會影響到照顧人員的服務品質。

  2.餐飲服務
  重視個別化需求:例如老人咀嚼、吞嚥功能不好的話,機構是否會將食物切成小丁或煮得軟一點,而不是提供全部老人相同的食物。當老人不喜歡該餐食物時,是否提供適當的替代品。飯菜是否熱飲熟食,用餐氣氛是否愉悅。

  是否依照老人的能力提供進食輔具,例如:萬用套、防滑餐墊、彎角湯匙、缺口杯等。是否允許老人家屬帶食物給老人吃。

  3.生活環境
  房間是否維持乾淨。每個人應有足夠的空間及隱私權,也就是有可以放置私人物品的空間,而且每床之間應有隔離視線的遮蔽物,例如:隔簾、屏風等。

  室內佈置是否讓老人感覺有人性化及家的感覺。寢室內最好設有洗手間,或是靠近洗手間。 環境中是否留有令人不愉快的味道(如尿騷味),或是強烈的消毒藥水味道。是否有客廳供老人聊天(社交)之用。是否有適當的空間或設施設備供老人接受治療之用。機構附近是否有可以讓老人散步及呼吸新鮮空氣的地方。是否設有圖書室或提供書報 雜誌。

  4.安全設備
  機構內是否有完善的消防設施設備。於視線明顯處是否標示出口方向指示燈及避難方向指示燈。

  所有牆壁、地板、天花板、裝潢等是否都採用防火構造及耐火建材。建築物及出入口是否能讓輪椅順利通行,是否設有無障礙環境。住民的寢室及衛浴設備是否均裝有緊急呼叫鈴(器)。走廊、浴廁是否設有安全設備,如扶手、防滑墊或防滑地板等。

  (輯錄自中華民國老人福利推動聯盟編印之「照護機構如何找— 失能老人照護機構選擇指南」)

老人福利法

 

 

 

  「老人福利法」於民國91年6月26日修訂公佈,其內容除了訂定老人的年齡為年滿65歲 外,並含老人福利機構、福利措施、保護措施及罰則等等。

  若老人在機構內安養,有什麼權利呢?

  很多老人以為住進機構後,即使不願意也必須遵守機構所有的規定,例如住在大機構中就不再擁有隱私權;事實上,雖然某些生活方式的確會因住進機構後有所調整,但是,這並不表示你就必須放棄你應有的權利,包括受尊重、免於傷害、要求隱私權、接見訪客、享有符合個人需求的服務等。

  當老人權利不受到尊重時,該怎麼辦才好?

  可以通知社政主管機關,將老人不受尊重的情況反映出來,由主管機關來監督照護機構的服務品質。

  當看到老人疏於照料、虐待、遺棄等情形發生時?

  可向老人保護服務專線或責任區受理單位舉發(詳見後頁),主管機關將提供家庭訪視、心理輔導與家庭關係調適及老人緊急醫護聯絡 網、緊急保護安置。

  【老人福利法第25條規定】

  老人直系血親卑親對其有疏於照料、虐待、遺棄等情事致其有生命、身體、健康或自由之危難,直轄市、縣(市)主管機關及老人福利機構得依職權並徵得老人同意或依老人之申請,予以適當短期保護與安置。老人如欲對其直系血親卑親屬提出告訴時,主管機關也將提供協助。

  【老人福利法第30條規定】

  依法令或契約有扶養義務而對老人有下列行為之一者,處新台幣三萬元以上十五萬元以下罰鍰,並公告其姓名;如涉及刑責,應移送司法機關偵辦:
1.遺棄。
2.妨害自由。
3.傷害。
4.身心虐待。
5.留置無生活自理能力之老人獨處於易發生危險或傷害之環境。

  (輯錄自「尋找老人新家」—照護機構如何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