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書房> 圖畫書敲敲門

兒童分級閱讀三人談

★簡中文字請點選網站右側Google翻譯

facebook plurk twitter funp

 



兒童分級閱讀三人談
白冰、周逸芬、彭懿

記者 / 姜妍、修然

兒童分級閱讀,這個概念對大多數人來說恐怕還是個新鮮事,但是在西方已經被研究了幾十年。其間也有各種爭論,有人支持有人反對也有人中立。但是在中國,這個話題這幾年才剛剛起步,更多是來自民間的呼聲。又是一個兒童節即將到來,我們到底需不需要分級閱讀?兒童分級閱讀的推廣裡又有哪些困惑和阻礙?且聽三位專家談,他們當中有推廣者、有作家、也有兒童心理研究者。

嘉賓:
白冰(接力出版社總編輯、兒童文學作家)
周逸芬(臺灣繪本作家、兒童心理學專家、和英文化總編輯)
彭懿(兒童文學作家、翻譯家)

問題1:是否需要分級閱讀?

三位嘉賓都支持分級閱讀,但同時也提到了目前的爭論,及作家創作的困難。

白冰:我非常支持兒童分級閱讀,讓不同年齡段的兒童讀不同難度的書,可以培養一生的良好閱讀習慣,提高讀書效率。歐美兒童分級研究已經做了五六十年,有了一套比較成熟的兒童分級閱讀標準,這套標準針對英語世界,不能生搬硬套。

從2009年開始,接力出版社成立了接力兒童分級閱讀研究中心,並與多家機構共同舉辦了「首屆中國兒童分級閱讀論壇」。最近,接力兒童分級閱讀研究中心,已經和朱永新先生創辦的新閱讀研究所進行長期戰略合作,志在推進中國兒童分級閱讀的研究和推廣。

周逸芬:如果有條件的話,我支持兒童分級閱讀,閱讀和孩子的認知發展息息相關。但是長久以來,外國出版業對兒童青少年圖書分級閱讀的爭論沒有停止過。法國出版社發現,由於缺乏經驗,這樣的分級標準,效果並不是很好,有時還會給小讀者帶來困擾。前年,英國出版協會倡議分級閱讀,然而招致許多作家反對。英國出版社的態度也不一致。

彭懿:我算是比較支持分級閱讀,但是從作家的角度來說,在創作的時候很難想到,而是出版社把他的作品拿來,看一下大概適合哪個年級,就分出來了,並沒有一個很專業的標準。這個觀念如果深入人心,最好是能做到作家為了分級而專門創作。

問題2:是否所有書都要分級?

三位嘉賓一致認為不是所有書都適合分級。

白冰:我認為0-9歲的孩子分級很重要,10歲以上的孩子有了判斷選擇力,可以在成人指導下自由選擇。兒童文學作家高洪波提出「兒童分級閱讀宜粗不宜細,宜小不宜大,宜低不宜高。」我很同意他的觀點。還有一點,並不是所有的童書都要分級,有些書可以不分級。

周逸芬:不。比如《瑪麗的秘密》結尾的笑點需要有邏輯思維才能理解,一個五歲小孩受限於邏輯思考能力尚未發展成熟,會看不懂書中的笑點。一個幽默笑話能否令兒童發笑,要看它是否難易適中,是否符合其認知發展。不過儘管五歲小孩看不懂結尾的笑點,他還是有可能喜歡此書,比如喜歡《瑪麗的秘密》這本圖畫書中的圖畫。

彭懿:這個不一定,你不能說一年級的讀物,四五年級的孩子就不能看。目前的分法,比如一年級讀什麼,三年級讀什麼,可能就太細了,應該再寬泛一些。比如一二年級,或者三四年級的小朋友適合什麼,這樣作家操作起來就比較容易。

問題3:推廣中的困難是什麼?

白冰認為需要多方支援參與,周逸芬覺得關鍵是定位年齡層,彭懿認為主要是沒有好的作品。

白冰:第一是需要支援,單靠幾家機構肯定是不夠的,需要政府有關部門和有關公益組織、科研機構的參與和支持。第二,不要把中國本土的兒童分級閱讀當成純粹的市場行為。第三,中國兒童分級閱讀的研究和推廣,需要長期推進。

周逸芬:在定位年齡層方面,除了編輯對內容以及所針對的年齡層需有所把握之外,實際在幼稚園進行閱讀實驗,也是必不可少的。然而目前願意花時間、有能力執行年齡層定位的出版社,非常稀少。我對年齡的分級有下限,但沒有上限,包括:2(或3)歲以上、6歲以上和9歲以上。一本好的童書往往有豐富層次可以滿足不同年齡讀者的需求。我建議用更為彈性靈活的方式來建構分級閱讀。

彭懿:主要就是沒有好的作品。不管推行什麼觀念,好的作品總是它的根本。現在推薦的書中沒有那種口碑特別高、大家一看都叫好的作品。而且這個分級應該更加專業化,應該找比如北京師範大學這種教育方面的專家,來參與制定這樣一個標準。

問題4:家長是否會參照分級閱讀購書?

三位嘉賓表示會參考,但目前的分級還不是很成熟,只能做大致參考。

白冰:肯定會。我有個外甥女,我經常把我新創作的童話講給她聽,她四五歲的時候,我的童話如果五六分鐘能講完,她就會聽得很專注。但是如果童話很長,要講10多分鐘到20分鐘,她就會說:「舅舅,我工作很忙,你自己在這兒講吧。」

周逸芬:就我瞭解,臺灣出版社對分級閱讀的標注並不嚴謹,所以我通常只是大概參考而已,我幫孩子選書關鍵還是看書籍本身好壞。其實現在分級標準還有待進一步探討,比如2000年《不是我的錯》在臺灣出版,原本我們在書上標示九歲以上適讀,但有人擔心這樣的標示摒除了許多九歲以下的讀者,所以照書店建議改為六歲以上適讀。但出版以後,有位小學老師來信指出,她唸給一二年級小學生聽,都沒有反應。     

彭懿:如果這個分級已經很成熟的話,我是一定會考慮。我是這個行業的從業者,我知道哪種讀物是什麼內容,是否適合孩子。可是別的家長他並不瞭解,就很需要一個可以參考的標準。

問題5:分級閱讀的未來

白冰很看好分級閱讀的未來,但周逸芬與彭懿卻認為需要更彈性靈活的方式和好作品,才能更順利地推廣。

白冰:將來,經過研究、探索和完善,中國肯定會有一個科學的統一的中國本土兒童分級閱讀的標準和考評體系,這是惠及子孫的善事,千千萬萬的家長和孩子將因此而受益。

周逸芬:目前,臺灣業界對兒童青少年圖書分級閱讀的看法不一。一些人士的觀點可以歸納為:好的童書有豐富的閱讀層次。言下之意便是無須分級。臺灣引進日本的《繪本之力》一書作者柳田邦男認為,繪本的閱讀是超越年齡界限的,從幼年到為人父母再到老年,一個人在人生的不同階段閱讀繪本都會有不同的體味。在實際操作層面,臺灣有許多出版社採用了分級的方式。一本好的童書往往有豐富層次可以滿足不同年齡讀者的需求。如果用更為彈性靈活的方式來建構分級閱讀,助力將大於阻力。

彭懿:我覺得還是看以後有沒有好的作品問世。我們沒有像外國那麼多的社區圖書館,出版社的書出來之後,沒有太多的方式把它送到讀者手中。出版社能想到這樣一種方式,想把好作品推薦給學生,這還是一條很好的路。

            (輯錄自:新京報,2011年5月28日)


 

 

2012-02-20

留言(0筆)

| 0 - 0筆,共0筆 |

*發表新主題:
*姓名:
*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