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書房> 圖畫書敲敲門

大聲為孩子讀書的樂趣與技巧

★簡中文字請點選網站右側Google翻譯

facebook plurk twitter funp

 




大聲為孩子讀書的樂趣與技巧

文 / 阿甲 (紅泥巴網站創始人,知名兒童閱讀推廣人)

1946年的某個晴朗的夏日,在美國新澤西州奧倫奇市的一個鄉村公寓區,兩個五六歲的小男孩在花園裡晒太陽。一個男孩腳上綁著繃帶,坐在大號的嬰兒椅裡,另一 個男孩站在一旁,捧著一本漫畫書讀給他聽。多麼可愛的情景!好事的大人用相機拍下了這一幕。誰會想到30多年後,那位讀書的男孩—吉姆•崔利斯—改變了美國的 兒童閱讀史!

多年以後,吉姆‧崔利斯回憶說,相片中的另一個男孩是他的鄰居,他的腳傷很可能與自己有關,為了幫他「療傷」,小吉姆找來了一本書。這樣的娛樂對崔利斯一 家習以為常,父親常常為他和幾個兄弟大聲讀書。這是他們的家庭儀式。一家人也常 常坐在一起各自讀書、看報,看到好玩的地方,就會忍不住對大家喊道:「來!聽讀一段。」崔利斯婚後,他和孩子依然延續著「為孩子大聲讀書」的儀式。

通過多場的演講和交流(大約每年40場),崔利斯無意中發現,當時學生們的閱讀量普遍較小,但偶爾也會遇到閱讀量很大的班級,而在這樣的班級中,老師幾乎每天都會堅持為孩子們大聲讀書,而且還常常伴以「持續默讀」的方法。這其中是否存在著某種必然的關聯呢?

崔利斯對此充滿了好奇。他開始著手查閱有關兒童閱讀的教育書籍和論文,發現 確實有專家在某些論文中提到了「大聲為孩子讀書」的方法,而且也論證了其價值, 但這樣的研究和討論僅限於極小的學術圈子,而公眾一無所知!

震驚之餘,吉姆‧崔利斯決定自己來寫一本書,把這個在他看來顯而易見的「祕 密」告訴大家,特別是老師和家長。可是這個「祕密」看起來實在是太簡單了,無非 是—為孩子大聲讀書是培養閱讀者的最有效的方法。崔利斯後來不無調侃地說:「 許多人認為這種方法太簡單,對孩子們太不費力了,所以肯定沒用。」1979年崔利斯不得不自費出版了《朗讀手冊》。

情況並沒有崔利斯預料的那麼糟糕。這本書自1983年2月起連續17周榮登《紐約時 報》暢銷榜。受此激勵,崔利斯告別了新聞職業,專心從事教育研究和閱讀推廣工, 到處向教師和家長宣講「大聲為孩子讀書」的理念和方法,足跡遍及全美國。

1985年美國教育部發佈一項名為《成為閱讀大國》(Becoming a Nation of Readers)的報告,其中有兩項簡單的論述最震撼人心:

  • 給孩子朗讀,能夠建立孩子必備的知識體系,引導他們最終踏上成功的閱讀之路。朗讀是唯一且最重要的活動。
  • 證據顯示,朗讀不只在家庭中有效,在課堂也成果非凡。「朗讀應該在各年級都進行」。

從此,「大聲為孩子讀書」(即上文中的「朗讀」)在全美各地學校被廣泛推行,一些民間力量更組織專門的機構(如「R2K為孩子大聲讀書俱樂部」)從事推廣工作, 將這項古老而簡單的閱讀活動演變成一場全國性的運動。

1989年崔利斯被國際閱讀學會(International Reading Assoc-iation)譽為八十年代對閱讀貢獻最大的人士之一。

如今,這位了不起的爸爸已經成了四個孫兒的祖父,他們都是他最棒的聽眾。同 時,他還是美國閱讀界最受歡迎也最忙碌的演講人,踏遍50個州,不知疲倦地進行著 「大聲為孩子讀書」的推廣活動。

為什麼要為孩子大聲讀書?

下面,我將崔利斯最為精彩的觀點簡化一下,後面標注的是相關的頁碼:

觀點一:「教孩子讀書」意味著「給孩子未來」,父母、祖父母、叔叔、阿姨、 保姆等「家庭教師」都負有影響孩子的責任,而學校的老師是孩子「最後的希望」。 (P9)

觀點二:孩子在家裡很少看到或聽到父親讀書,對養成閱讀習慣很不利;尤其是男孩的父親,更應當在家庭閱讀中擔負起重要的角色。(P14-15)

觀點三:為孩子大聲讀書是最便宜、最簡單、最古老的教學手段,在家裡或教室使用都再好不過了。它既簡單又有效,甚至不需要高中文憑,你就可以用得得心應手 (P19)

觀點四:許多學生是懂得如何閱讀的。但是這些孩子在學生時代以及長大成人後的行為卻告訴我們,由於他們不是很喜歡閱讀,因此不經常閱讀。我們教孩子「如何閱讀,卻忘了教他們「想要」閱讀。(P22)

觀點五:人類是喜歡享樂的。為孩子大聲讀書就是讓孩子把書本、印刷品與愉悅畫上等號。如果一個孩子很少體驗到閱讀的「樂趣」,只遭遇到「無趣」,那他的自然反應就會是回避。(P23)

觀點六:孩子與書並不是先天互相吸引的。開始時,必須有媒介—父母、親戚、鄰居、老師或圖書館館員,將書帶到孩子的世界。(P29)

觀點七:調查顯示,在上學前孩子在不同收入家庭中聽到詞彙量的大小和句子的類型有很大差距,這導致了智力發展的巨大差距。而豐富的詞彙量主要存在於閱讀中 (P30-34)

觀點八:孩子可以說是最善於模仿的。從你拿起一本書,並且開始讀的那天起,你已經在教孩子讀書了。(P56)

觀點九:當大人讀書給孩子聽的時候,有3件重要的事同時發生:(1)孩子和書之間產生一種愉悅的聯接關係;(2)家長和孩子同時從書裡學到東西;(3)家長把文字以及文字的發音灌輸到孩子的耳朵裡。(P58)

觀點十:幫孩子延長集中注意力的時間的最好方法是與他一對一的相處。讀故事給孩子聽,並留意他們聽故事時的反應,可以帶來許多好處。(P58-59)

簡而言之,崔利斯先生提供的各種理由主要針對美國家長和老師群體的內在需求,主要目的是把孩子們培養成優秀的學生,從而對教育的促進提供強大的助力。這是 可貴的視角,但並不全面。

在西方,為孩子大聲讀書本身是一種文化傳統。它與為孩子講述民間故事的傳統息息相關,但作為一種家庭儀式應該是從宗教的傳播需要開始的。我們常常能在一些西方文學作品中讀到這樣的一幕:全家人圍坐在壁爐邊,父親、母親、或家中的大孩子為大家朗讀《聖經》。漸漸地,宗教典籍換成了文學作品,專門為孩子讀的書也變成了《鵝媽媽的故事》之類的兒童文學作品。在沒有電視的年代,這是有文化的家庭最重要的娛樂方式。教育未必是它的直接目的,但它確實提供了非常理想的教育方式。在兒童文學作家中,如丹麥的安徒生、美國的懷德女士(Laura Ingalls Wilder)、英國的達爾(Roald Dahl)等,在童年時代都深受這種傳統的影響。而一些經典的兒童文學作品,如《水孩子》、《愛麗絲漫遊奇境》、《綠野仙蹤》、《柳林風聲》、《長襪子皮皮》、《好心眼兒巨人》等,它們的誕生都與為孩子讀書或說故事的傳統有著直接的關聯。

在中國,即使在今天,樂意並習慣於為孩子朗讀文學作品(特別是兒童文學作品)的家長或老師,仍然為數不多。

為孩子大聲讀書的方式強調大人與孩子之間的交流,朗讀的大人基於對素材的充分理解和投注情感,通過自己的聲音傳遞給孩子,並期待孩子即時的、積極的反應。因此,為孩子大聲讀書強調使用兒童能夠理解的語言,以兒童樂於接受的方式,其 本目的並不在於傳遞定量的、固有的資訊給孩子,而在於引發孩子的學習熱情,促 使他成為獨立自主的探索者。

在中國,選擇「為孩子大聲讀書」作為一種教育方法,比在西方面臨更多的挑戰。在中國,在公眾的普遍意識中,「兒童」的概念仍然是不成熟的,許多人寧願把孩 子看作等待長大的、具體而微的大人,「兒童」並不是相對於「成年人」而言的平等獨立個體。在這樣的意識環境中,「為孩子大聲讀書」的方法試圖挑戰這一類固有傳統觀念,它把大人與孩子置於平等的位置上,為孩子朗讀的大人更像是一名助手,幫助孩子完成從自我愉悅到自我發現的成長過程。尊重童年,尊重兒童,在這一前提下,大人通過與孩子的交流傳遞價值觀、傳承文化。

受《朗讀手冊》的啟發,我從2002年開始也一直致力於推廣「大聲為孩子讀書」的方法,幾年來通過演講與面對面的交流活動,通過電子郵件、網路論壇、報紙、雜誌等媒介回答了大量相關的問題,主要是來自中國家長有關0-8歲孩子的閱讀問題。

總的來說,為孩子大聲讀書的方法不但簡單,而且非常令人愉快。找一本無論是在語言還是在思想、情感上能夠打動你的書,最好是你的孩子也能夠理解的童書,試著讀給他(她)聽,觀察孩子的反應,試著在交流中傾聽他(她)的意見,試著把你的感受自然樸實地講給他(她)聽。大人們只要如此嘗試過幾次,就會對"兒童"產生全然不同的理解。

崔利斯先生試圖說明「為孩子大聲讀書」對於學業的莫大好處,但這遠遠不夠。在我看來,它最大的益處是能帶來幸福感,為孩子,也為大人。

為孩子大聲讀書,作為一種特殊的閱讀形式,應當特別留意它與傳統概念中的閱讀差異性。


在「為孩子大聲讀書」的閱讀方式中,大聲讀的讀者介入其中,作用重大同時關係微妙。(如圖二)

我們來看看這個示意圖中三者之間的關係:
(一)閱讀的對象:先限定為印刷品,如圖書、報紙、雜誌,最常見的形式是圖畫書(或稱「繪本」),內容同時包含有文字與圖畫。通常大聲讀的讀者側重於看書中的文字,並且讀出聲音來;作為聽眾的讀者側重於看書中的圖畫。閱讀對象的文字與圖畫,很可能各自包含著豐富的資訊,兩者之間構成複雜而微妙的關係。

(二)大聲讀的讀者:通常是大人,雖然在朗讀,但往往不是這個閱讀活動的目標讀者;他在為聽眾而朗讀,因此同時在與聽眾進行交流,主要通過語言,但也常常通過身體接觸、面部表情、姿勢、手勢、眼神等非語言傳播方式進行交流;他對於閱讀物件的理解深度、喜愛程度,所使用的語言或非語言方式的適合度,都將影響作為聽眾的讀者與閱讀物件之間的互動效果。

(三)作為聽眾的讀者:通常是孩子,一個或多個,這是真正的目標讀者,進行整個閱讀活動的目的是讓這個讀者從閱讀對象中「獲得意義」;他可能看書,也可能不看;如果是圖畫書,他很可能只看著書中的圖畫,試圖從圖畫中尋找意義;同時他聽著朗讀者的聲音,從聲音中獲得意義,結合自己從書中直接獲得的意義,構建更為完整的意義;他也在與朗讀者交流,他對朗讀者的信賴程度和在交流過程中兩者關係的進一步發展,都將影響到他與閱讀對象之間的互動效果。

除了以上三方面的因素,這樣的閱讀活動所處的場合與環境同樣能對閱讀效果產生很大的影響。

在我女兒4歲那年的春天,我們一家去杭州春遊。女兒非常喜歡西湖邊的雷峰塔,還有我在塔上給她講的《白蛇傳》的故事。於是我買了一套宣紙線裝本的《白蛇傳》連環畫送給她,那是一套繁體字版的書,大約有五、六千字,文字很美,插圖也很棒,特別是畫中的西湖景色,可謂栩栩如生。女兒非常喜歡它,一路上無論在哪裡歇腳,都要我或媽媽讀給她聽。在一處名為「雲棲竹徑」的風景點逗留時,在幽靜的竹林中,我拍下了媽媽為女兒讀書的這一幕。

女兒請我們讀了一遍又一遍,大約讀到10遍左右,她很得意地從頭到尾為我們背了一遍,一字也不差!而書中的文字她幾乎都不認識!

這聽起來好像是個奇蹟,實在令人震驚。極少有成年讀者具備這樣的能力,但對於多數2~5歲的孩子來說,很可能並不困難。日本出版家松居直先生把這種能力稱為「吃語言」的能力,就是把聽到的語言完全變成自己的東西。他甚至發現,早在2000年以前,古代以色列的詩人就有過描述「吃語言」的詩句。

凡是親身經歷過這種「為孩子大聲讀書」體驗的大人,都應該能理解,這種活動不但的的確確是閱讀活動,而且是非常有效的閱讀活動,兒童讀者即使完全不識字,也能從閱讀對象中完整地「獲得意義」,既從「語言符號」中也從「圖像符號」中獲取,而獲取的效率甚至可以高於為他們讀書的大人。兒童更大的收穫,是在這種活動中愛上了閱讀。正如松居直先生所言,兒童「靠耳朵」而喜歡上書。

傳統的閱讀概念只強調了閱讀對象的書寫價值,而「為孩子大聲讀書」的閱讀方式更強調言語的價值。「我們還可以進一步來論證:言語對文明的發展比書寫具有更基本的影響。因為許多人類社會集團在沒有書寫系統的情況下也能發展和繁榮。因此,我們認為,沒有言語,也就沒有文明。」在下圖中,語音學家為我們描述了一個言語資訊存在於從說話人頭腦到聽話人頭腦的進程中的不同形式,它被稱為「言語鏈」。(如圖三)



通過圖二與圖三的示意,我們可以瞭解到,為孩子大聲讀書是一個綜合性的交流過程:首先是大聲讀的讀者(說話人)與閱讀對象的交流,然後以大聲讀的方式轉化為言語,通過聲音傳遞給作為聽眾的讀者(聽話人),後者感知言語的意義,前者同時通過聽覺而獲取回饋,根據回饋再不斷自我調整……

瞭解這一過程的複雜性,可以幫助我們認識到為孩子大聲讀書的活動是怎樣的意義重大。每一位正常發育的兒童都天生具備「聽」的能力,但「傾聽」的能力卻是後天培養的。所謂「傾聽」,是要把注意力集中於對方,並從對方的言語中獲取意義,包括表面的意義和背後的意義。孩子在聽的過程中,把言語音波重新轉換為有意義的語言資訊的感知能力,是在不斷的訓練中漸漸培養而成的。而最佳的訓練方法就是堅持為孩子大聲讀書。只要大人充滿熱情和信心,只要大人能充分考慮到孩子的成長特性,具體的讀法倒也不必強求規範,閱讀本來就是相當個性化的事情。

2012-02-20

留言(0筆)

| 0 - 0筆,共0筆 |

*發表新主題:
*姓名:
*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