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書房> 圖畫書敲敲門

老家牆上的一幅畫

★簡中文字請點選網站右側Google翻譯

facebook plurk twitter funp

 

 老家牆上的一幅畫

文 / 周逸芬 (和英文化總編輯)

老家的牆上,掛了許多畫。小時候,同學來玩,都以為我家開畫廊。那麼多幅畫中,有一幅水墨大師高逸鴻的「赤鯉」,記得畫上題的詩是:「春江迎赤鯉,吐氣風雲從,擎磅桃花浪,翻身欲化龍。」四十年來,我不知已在這幅畫前駐足凝望幾回,往往沈浸在那圖文融合的情境,意猶未盡。

從事出版工作後,有一次和一位畫家朋友討論一本圖畫書,他說這本書畫得太棒了,真是難得的佳作,我卻說,圖畫雖好,故事平平,整體而言,稱不上佳作。或許,在「赤鯉」的潛移默化下,我不知不覺的相信,畫中必須有詩,但詩中也必須有畫。

在一個圖畫書的座談會上,許多年輕畫家帶來他們創作的插畫,但是沒有相配合的文字。波隆那國際童書插畫展,甄選參展作品時,也是只看原畫,不看文字,其中的缺憾顯而易見──畫家的圖畫入選,並不表示他(她)能勝任圖畫書創作。我知道有一位畫家,連續五次入選波隆那國際童書插畫展,但至今沒有出版機會。圖畫書創作,並不是把圖畫好即可;兒童圖畫書不僅是美術品,更是文學作品。

一般書籍沒有篇幅的限制,圖畫書卻只有三十二頁,頂多四十頁。要用「淺語」和「短文」把故事說得完整、豐富、巧妙,真是很大的挑戰!

創作圖畫書時,圖文的互補和搭配,更是重要的一環。圖畫和文字所能傳達的訊息不同,各有其優越性和侷限性。圖畫表現的是空間,而非時間,當我們要傳達有關時間、心理、因果、可能性等概念時,使用文字,將比較得心應手。反之,用文字說不清某種表情、某種物體、某種場景時,改用圖畫呈現,訴諸視覺,或許就能輕鬆辦到。

圖畫書異於一般文字創作的是,「圖畫已經表達」的部分,不必再形諸文字。例如,《綠笛》一書中有一句話說:接著,綠笛一放……。

接下來連續三頁,以圖畫呈現了綠笛放開樹枝後,把自己射向天空。由於圖畫已經說得很清楚,文字部分代以刪節號即可。

把圖畫書比喻成一棵植物,文字就像根幹,圖畫好比莖葉。根幹和莖葉都要健康,莖葉才能吸收來自根幹的養分,整棵植物才能成長茁壯。任何一部分不健全,都會影響整體表現。

長久以來,專業圖畫書作家、畫家、出版社主編、評論家等,對圖畫書的觀念是分歧的。許多學者和圖畫書創作者,將焦點放在圖畫書的圖畫部分。美術教育家Ken Marantz、學者Kiefer與插畫家Uri Shulevitz等人,甚至主張「圖畫書不是文學,而是視覺藝術」、「真正的圖畫書主要靠圖畫來說故事,文字扮演次要角色」。

我並不認同這樣的觀點。有些圖畫書,畫面雖極具藝術價值,但因故事說得不夠好,或內容和孩子有距離,或文圖結合不理想,影響了整體表現,最後經不起時間考驗,消失在浩瀚書海中。

例如畫家莉絲白.茨維格的圖畫書,她的圖畫清麗雅致,令人讚歎不已,但是如果一面閱讀書中的文字,一面欣賞圖畫,則會失望:她沈溺於表演自己的繪畫才華,忘了讓文字共同演出,結果圖畫和文字各行其是,削弱了整體的魅力。正因此,莉絲白.茨維格最為人稱道的是她的「畫冊」,也就是一幅幅獨立的畫。十多年前,她的十本圖畫書在臺灣出版問世,她本人應邀來台北,成為國際書展的貴賓,造成轟動。儘管如此,那十本美麗的圖畫書,很快就絕版了。

相反的,有些圖畫書,圖畫平凡不夠美麗,但故事說得高明,圖文搭配巧妙,便能通過時間考驗,在書海中屹立不搖,被視為「經典之作」。

 



 

 

 

 

 

 

 

 

 

 

 

 

 

 

2012-08-20

留言(0筆)

| 0 - 0筆,共0筆 |

*發表新主題:
*姓名:
*內容: